社联十年,我的分享

十年

上周这个时间,我接到社联会的电话,说社联会十周年有个活动,请我参加。我当时就震惊了:十年?

十年!(此处删去仨字加一感叹号)

现任理事长打电话给我,说大部分师兄师姐都联系不上。是的,很多人都换号了。像我这样十多年没离开帝都也没换号的不多。

这顿时让我有种我被选中了的感觉,有木有?

我很有兴趣也很荣幸能来跟大家见面。

虽然社联会的同学们联系不上,但我还是有办法找到当年的小伙伴。我们当年5个人,在李爽老师的带领下,草创社团联合会。Yoyo是我同班同学,当年的理事长。目前公派英国留学。子兴则说,我今天下午答辩呢。他在北航当老师,今年开始能带硕士了。至于陆大导演,说要去敦煌呢,并且嫌某校忒远了。最后找到的是周淼,微信上他说,在日本休假呢。

我又去找我们下一届的理事长,我说你们大家都在干嘛?

她说:都带娃儿呢。

十年,这就是我们的十年后。在座诸君呢?十年后在干什么?

既然大家都不方便,那我今天就滥竽充数,跟大家唠几句。

第一句:社联不重要,社团重要

社联是社团的社团,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社团。大学社团繁荣、活动蓬勃的面貌,要靠数以百计的学生社团各自努力,集腋成裘,聚沙成塔。社联是appstore,搭台子,社团是app开发者,在台子上唱戏。社联订好基本的标准,做准入审查,社团各显神通,百花齐放。社联唯一的使命就是维护良好的社团活动环境。另外,民间社团和官方组织有什么不同?对了,官方组织是内置app,民间社团是非内置app。非内置的app,说删了就删了,得做好啊,不然装上就立马删掉,压力山大啊。大家社团招新,有些同学就是填个报名表,一次也没参加活动,为啥啊,你被删了呗。内置app就不一样了,它一直在那儿,不用也在那。不过也不是不能删,我们Android用户就常删内置app。呵呵。

第二句:打造常青与荣耀的社团

在座诸君大部分是社团领袖,我曾经也是。我当年的社团已经不复存在了。我真心羡慕还活着的社团,祝贺你们,IDEA、陶研社、自游人……。你们在appstore里一直排在免费或收费下载最多榜单上,跟内置app分庭抗礼划江而治,长期共存、肝胆相照。

当大家成为社团领袖或有志于成为社团领袖的时候,应该自觉思考这个问题:我要办一个什么样的社团?很遗憾,我是几乎卸任社长的时候才有这种自觉的。

偶然的机会,我认识了台湾的开佑同学。他发了份简历给我,我一看就惊呆了。那时候我们写简历还是表格式的,朴素得很,也拙劣得很。人家的不是,图文并茂,是一个6-7页的ppt。经历也很丰富,社团、实习还有美国游学。里面社团活动的描述令人印象深刻,某某社团,愿景、使命、活动,我在里面的角色。对,愿景和使命。大家的社团的愿景是什么?使命又是什么?这个社团是怎么来的,又要到何处去?

我想,我们办社团,就一定要办一个真正有价值的社团。什么是有价值的社团,我粗浅的想法,就是常青和荣耀。常青就是能持续的,有传承的,要办成铁打的营盘,要长期盘踞榜单。荣耀就是要给你的成员最好的体验,让他到学校里来,就主动来找你,以加入你为荣。加入以后,让他以是你的一份子为荣,一直用你,不删掉你。等他退出以后,毕业以后,他还会眷恋大学里在社团的时光,以某社团成员为终身荣誉,然后会常回来看看,给社团捐款,为社团出力。大家知道我在说哪个社团吗,那就是耶鲁大学的骷髅会。

社团的各位领袖,应该有这样的自觉和追求,或者说,有这样的梦想和担当。

第三句:办好社团,培养领导力

对一般同学来说,混社团就是找小伙伴。这个作用是显而易见的。对社团领袖来说,不能止于找朋友的层次。当你被选中,到了社团领袖的位置,你就有了让社团常青与荣耀的责任,你若无法达成使命,你不仅不会找到更多朋友,反而会失去一些朋友。这是我要跟各位社团领袖说的,办好社团,培养领导力。

什么是领导力?什么样的人具有领导力。彼德·德鲁克说,领导者的唯一定义是有追随者的人。在看一本书,作者反对领导特质论,他换了个角度,给领导力下的定义是关键的八个字:“发动群众、解决难题”。发动、群众、解决、难题。每一个词都有深刻的涵义。

不解释。只想说,社团给各位提供了很好的平台,让大家可以且必须发动群众,至于难题,让一个社团常青和荣耀,就是特别大的难题。让你的app常驻榜单,保持竞争力,是超级大的难题。在更大的视野来看,我们可以为全校的同学们解决一些难题,同时也借助社团介入社会,为社会解决一些难题,我们正是在不断做事的过程中,并且是通过发动群众做事的过程中,培养和证明自己的领导力。身为HR,我不看你履历上写着哪些头衔,而看你做了哪些事,成了哪些事。

退回来说,为什么鼓励大家通过大学社团来培养领导力?因为大学这段时间,可能是大家一生中最好的时光。你们有激情、有创意,你们有时间、有精力,最重要的是,这个时候做事的成本太低了、风险太小了。

我无法忘记当年邀请专家学者来办沙龙的情景。我惴惴不安地给秋风老师发电邮,我并不认识他,我说我是人大的某某,您来给我们讲讲行不行。第二天,接到他的电话,我并不认得他的号码,我说哪位?他说我是秋风啊。我接受你们的邀请,我也是人大毕业的,我很高兴去跟大家交流。我今天也是,很高兴回来跟大家交流。

那一年,2002年11月4日,他来给我们讲自由主义的两个谱系,小教室满满当当。讲完出来,外面白茫茫一片,下雪了。我们在雪地里合影。我送他走,我拿出一个信封,里面有两百块钱,我说这是一点车马费,不是我们自己凑的,团委给我们一点补助。他连忙推辞,说我不要你们的钱,按理说我还要给你们钱呢。

那人,那雪,那人民币,历历在目,感动温暖到如今。

所以我说办社团成本很低。另外,风险很小。你想想,办砸了能怎么样?大不了被删掉、被下架呗。大家毕业以后还有这样的机会吗?反正我至今没发现。

所以,希望诸位,在大学社团的时光,有追求,有担当,多做事,多成事。顺便,培养领导力。

最后,借用乔布斯的一段话跟大家共勉。他说:

我讨厌一种人,他们把自己称为“企业家”,实际上真正想做的却是创建一家企业,然后卖掉或上市,他们就可以变现,一走了之。他们不愿费力气打造一家真正的公司,而这是商业领域里最艰难的工作。只有做到这一点你才能真正有所贡献,为前人留下的遗产添砖加瓦。

谢谢大家。

June 8th @RUC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