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ne Comment

  1. […] 两年前曾经记录过我家里“那些猫”,两年过去了,与那些猫最亲的曾祖母已经撇下它们,撒手人寰(悲夫),基本不喂猫的祖父也于农历年前,撇下我们,驾鹤而去(呜呼哀哉)。荒废这里甚久,便是是因了祖父的去世,愚孙虽亲撰悼文,而未在此着只言片语以为纪念,总是有一份沉甸甸的亏欠感在。 […]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