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玉林荔枝狗肉节

目下,最热FIFA世界杯。第二热,玉林荔枝狗肉节。荔枝湿热、狗肉上火,加一起得多火。我想问:这么吃健康吗,老乡?

我家梧州,一路向西,玉林;再向西,南宁。玉林有我喜爱的沙田柚和芝麻糊,不过风头抵不过狗肉。这二年,玉林荔枝狗肉节风风火火,很是吸引了一些爱狗人士,有爱吃狗肉的,有爱护猫猫狗狗的,两造起了些纷争。

小调查

你吃狗肉吗?

晚上我随机调查三人,都说吃。一湖南的、一湖北的、一广东的。结论是南方人哪有不吃的。广东人说他的底线是跟人有关的不吃,比如胎盘,有歪伦常了。

这帮南蛮。

我是不吃狗肉的。但我不是出于爱猫猫狗狗的理由。我是迷迷糊糊就信了家母,她说算八字你不应吃狗肉,吃了破相,讨不到老婆。贵在坚持,我幸运地讨了老婆。

荔枝加狗肉,热加火。玉林老乡还嫌不够,要加上荔枝泡酒,还要加上,在热浪炙人的夏至这一天大快朵颐。

这一天,玉林老乡的小宇宙,得有多火热。

我又问:你反对吃狗肉吗?湖北人说中立,广东人说不反对,湖南人说,只要不虐杀,有什么理由反对?

再问:周遭有没有反对的朋友,他们为什么反对?

湖北人说有啊,朋友圈里两派都对骂起来了。一姑娘问我吃不吃,我说吃,马上遭拉黑了。合辙我不跟猫猫狗狗做朋友,人家也不跟我做朋友。

广东人show了一段他的朋友在圈里的话,大意是:你们别特么问我为啥不反对吃牛羊猪鱼光反对吃猫猫狗狗,你们见过摇尾巴欢迎你回家的牛羊、扑你怀里撒娇的猪鱼吗?

意思是只反对吃猫猫狗狗,因为跟它们亲一些。

湖南人就抬杠了:我养的金鱼,还就摇尾巴欢迎我。

虐杀

我百度了几下,爱护猫猫狗狗的一造,至少有三个层次的主张:反虐待、反滥吃、反食用。

反虐待动物是国际潮流,是现代文明的一部分,这点没有什么异议。100多个国家或地区有反虐待动物法就是明证。要善待动物的逻辑基本上是这样的:动物像人一样,会痛,会难过,吧啦吧啦、呀哈呀哈。爱己及人,爱人及物。满是恩慈,满是善。

反虐待可不止于猫猫狗狗(伴侣动物),还反虐待牛马猪羊(经济动物),还反虐待小白鼠小白兔(实验动物)。不好好养是虐待,贸贸然放生是虐待,粗暴宰杀更是虐待。在台湾,四处散播虐杀动物的血腥影像资料,也是虐待。

说起宰杀,你知道动物是怎么宰杀的吗?目睹过吗?

杀猪我见多了,杀狗、杀青蛙也见过,但没经办过。鸡鸭鱼就不说了,说出来溅你一身血。

湖南人心有余悸地说,他杀过乌龟。

他说,杀的方法是断头。宰鸡鸭鹅用断头法很简便,手起刀落,就是卖相难看到家,没头鸡上不了神台。杀乌龟的难处显而易见:它缩头、它缩得贼快。湖南人回忆,当时和他哥一起,足足搞了半小时,才得逞。如今想起来就不忍。

记得那时我还在上小学,有一天放学后,路上,老龙眼树下,众人围观,吠声频传。必得近前看一份啊,我这好奇心。只见两大人联手,一个以绳索套狗脖,从笼中拽出。绳子另一端甩树上,横枝越过,掉下来拽住,一直拽。狗被吊起,一直挣扎,吠声尖利。另一人棒击犬首,一下,一下,又一下。吠声渐成呜咽,渐消失。众呼搞掂,吃肉的留下,看热闹的解散。

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人杀狗,看完懵然,脑海一片空白。

后来我又见过杀青蛙。在菜市场,青蛙过完秤,一只只活蹦乱跳。卖青蛙的,抓起一只青蛙,顺着腹部往头部使劲一撸,青蛙嘴里吐出一白色的气囊(肺泡),卖青蛙的取掌击之,啪!蛙毙。

我看得目瞪口呆。目瞪是因为:好新奇啊,口呆是因为:学问啊。

后来在北京的菜市场买牛蛙,他们的处理手法,那叫一个血腥。

杀猪见得多了,小时候家里养猪,还没有集中屠宰的要求,杀猪就在院子里、平地上。天还没亮劏猪佬就开干,为的是赶上早市,并没有偷偷摸摸的意思。捉蹄摁倒、割喉放血、烫皮去毛、开膛破肚、大卸八块、装车运走。走之前,吃一顿膈肉粉肠、猪红韭菜——那是我们南蛮的杀猪菜。

杀猪无疑是最血腥的,不过还有更残忍的杀法,我看书看来的。说清朝某富贵人家,每次请客都得杀上百头猪。也不是请很多桌,就是这富人对食材要求高,每头猪就取一条肉。杀猪之前,让下人将猪赶院子里。猪在院子里跑,下人拿着棒子一直撵,撵上棒打猪背。群猪跑啊跑,下人撵啊撵。等猪和下人都累趴了,猪背瘀红,开始宰杀。要的就是猪背上那一条肉。所谓食家、有钱人。

以上这些宰杀动物的做法,算虐待吗?显然算。而且,那富贵人家还虐待下人了。

德国有《动物保护法》,说:脊椎动物只允许在麻痹状态、或者在特定情况允许时以避免其痛苦的方式杀死。又说:热血动物的屠宰必须在放血前麻痹。更有甚者——据网络传闻,未找到德国人核实——卖鱼佬不能直接将活鱼卖给顾客,而是要将过秤后的鱼放电箱里快速电毙后再让顾客带走,以防虐杀。

狗肉节

回头说玉林狗肉节。玉林老乡虐杀狗只了吗?网上流传了些血腥图片(这在台湾违法哦),想必虐杀是存在的。仗义每多屠狗辈,仗义不是对狗。若劏狗佬用土办法杀狗,虐在其中矣。

去年,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在网上发了个去玉林抵制狗肉节的消息,说明了他们的主张:

我们认为玉林举办狗肉节,一不符合当今世界尊重生命、倡导文明的历史潮流,现在全世界已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禁食猫狗等伴侣动物,显示人类对动物朋友的尊重和感恩;二据广大志愿者反映,广西玉林所谓狗肉节食用的犬只没有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进行过检疫,这对现在社会的食品安全和生命造成巨大隐患;三狗肉节举办期间,大量的私屠乱宰造成的野蛮和血腥场面,给社会风气特别是青少年的心理形成了极大的阴影。

这段话有几个意思,约等于我在前文说的三个层次:反虐待、反滥吃、反食用。

反虐待不说了,野蛮屠杀触目惊心。该协会的主张里,反食用没有说得很白,只是反不健康食用、反高调食用(办成节庆),我概括为反滥食。就这点来说,爱护猫猫狗狗人士对玉林老乡也是出自好心,只不过口吻是:那玩意不干净,甭吃了,而不是:要吃,就健健康康地吃。口吻里有点从老乡口里夺食的意思,真正想法,还是希望大家都不吃。今年有抵制人士亲赴玉林,自掏腰包将狗只整笼买下,其意想必不是拿去检疫、无痛屠宰,再供食用。

反对食用猫猫狗狗的理由,主要还是基于猫猫狗狗是伴侣动物的价值判断(说“全世界已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禁食猫狗”,查无实据,疑为偷换概念)。猫猫狗狗是人类的朋友,有时简直是亲人,有时简直亲过亲人。人道伦理也便一体适用。毕竟,广东的朋友也是以不吃跟人有关的东西为底线的。

问题就在于,玉林老乡并不把狗当成伴侣动物。当地人养很多狗,就是拿来食用的,唤作:菜狗。以前我家邻居就曾大规模圈养菜狗,日夕犬吠,超烦人。

健健康康地、低调地食用菜狗,可以吗?

陈明才先生,重庆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,在央视最近的《新闻1+1》里说:没有理由反对。

这么说来,虽然反对狗肉节的主张为多方接受(玉林官方民间均否认有此“节”),爱护猫猫狗狗的一造,并没有十足的理由去彻底反对玉林老乡吃狗肉。进而,那些砸店、恐吓的极端抵制手法,也真有点说不过去。像前文湖北人提到,承认吃狗肉便遭朋友拉黑的情形,倒无可不可,毕竟,谁都有选择跟猫猫狗狗还是人(Rén Zhā)做朋友的权利。

《新闻1+1》播到最后,白岩松说了一段话令我无语——

我的主张倒是,不仅仅说是不吃狗肉,所有动物的肉应该尽量减少吃,多增加素食,这样对身体更有好处。另外,吃狗肉的也没必要大张旗鼓上升到一个宏大的地步,然后劝他不吃狗肉的人,守住法律的边界。

白先生这不是旗帜鲜明,是和稀泥啊。更要命的是,主张吃素食,你让爱护猫猫狗狗人士的猫猫狗狗去吃屎么?

反对食用猫猫狗狗的人,几乎没有彻底反食肉的。他们的唯一诉求基础,就是猫猫狗狗是朋友。所以现在的局面是:仗义每多猫狗主,负心多是玉林人。

玉林老乡,想想吧。

在燃烧的小宇宙里待着虽好,酒肉穿肠过之后,还得出外闯荡打拼。这个世界必然是越来越多仗义的人,小心被拉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