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VER SLEEP

        大梦谁先觉,平生我自知。
        草堂春睡足,窗外日迟迟。

    多得家祖父教导,我从小就对上面这首诗耳熟能详,也隐约对诸葛亮这种“草堂春睡足”的生活心向往之。可惜,这种生活不是我能消受得起的。

    话说今天下午实践草堂春睡(其实是补觉),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“我总不能就这样,接着睡到第二天天亮吧!”于是挣扎着起来,外出觅食。

    情绪忽然就很低落。什么东西都不想吃,但还是凑合吃了晚饭。然后继续低落。

    很奇怪,已经不是一次、两次这个样子了——只要下午睡觉,睡到黄昏或夜幕降临的时候醒来、起床,就会有生理和心理上的不适。

    “平时醒来,天都亮了,此时醒来,天都黑了,能不低落吗?”

    不知道纯粹是个人的问题,还是普遍的现象。总之,以后再也不要过“草堂春睡足”的日子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